3000元创业此刻身家130亿陈凯旅的立白集团为何相

  • A+
所属分类:日化
低调、富而不奢,平时里,立白创始人陈凯臣、陈凯旋两兄弟,衣着简朴,丝毫不像有钱人。立白做广告,非常舍得扔钱,可两兄弟穿的、用的、吃的,都很简单! 除关注日化主业外,
3000元创业此刻身家130亿陈凯旅的立白集团为何相

3000元创业此刻身家130亿陈凯旅的立白集团为何相

  

3000元创业此刻身家130亿陈凯旅的立白集团为何相

  

3000元创业此刻身家130亿陈凯旅的立白集团为何相

  

3000元创业此刻身家130亿陈凯旅的立白集团为何相

  低调、富而不奢,平时里,立白创始人陈凯臣、陈凯旋两兄弟,衣着简朴,丝毫不像有钱人。立白做广告,非常舍得扔钱,可两兄弟穿的、用的、吃的,都很简单!

  除关注日化主业外,立白不少事业版图,是二代们在接班创业中打下的成果。比如,2016年,陈凯旋之子陈泽滨,就通过由立白集团领投的洗护垂直平台e袋洗的B+轮融资,布局互联网+的产业链垂直整合战略。

  如此来看,立白第一代创业者“不上市”,与华为任正非的想法颇为相似,脚踏实地、做稳、做专自己的事业。而对于立白第二代如陈丹霞、陈展生,更愿意做金融,期望借用金融之翼,让家族事业二次腾飞。当然,除了创业时代背景不同之外,陈氏二代多有留学背景,二代人彼此视野及关注点也有差异。

  于是,陈凯旋找上父母筹了3000元,联系了普宁一家当地洗衣粉厂,也在排长队杂货店对面开了专卖洗衣粉的小卖部。一年下来,生意越干越顺手,由于价格实惠,最后流沙只剩下他一家卖洗衣粉了。后来,陈凯旋干脆与厂家签订独家包销的代理协议,把生意扩大到其他乡镇,还叫来哥哥陈凯臣和几个朋友一起干,短短5年间,已发展成普宁全市最大的洗衣粉批发贸易商。

  陈丹霞,她是立白“二董”陈凯臣的大女儿,她的两个弟弟,也分布在立白旗下企业。2002年,为开拓澳洲市场,立白在澳大利亚设立分公司,原本打算赴英国留学的陈丹霞,转而就读悉尼大学。在澳洲,她的角色既是立白悉尼分公司总经理,又是留学生,还是“小保姆”,照顾一起来澳洲读书的二个小弟弟。

  当时,陈丹霞拿宝洁和LG作对比,她认为未来家族企业会分成两大流派:一派是不上市的,另一派是会利用资本平台发展壮大的。她表示,对于非上市的业务模块,会采取宝洁那种“专注突破型”方式,专注于某个特定领域,拓展多品类,通过快速全球化实现大规模扩张。而另外的上市模块,要学韩国LG的“多元进取型”模式,因其多元化均非相关领域,多实行“控股型管理”。

  当然了,创始一代的想法,并不代表家族二代。2017年7月底,立白集团董事、新高姿兼澳希亚集团董事长陈丹霞在一次演讲中提及:“因为拉芳上市后,最近几个月我每天要见的人和券商都非常多。似乎很多人都认为我们日化行业前途无量,认为我们应该趁着这个风口赶上去。其实,我们的高姿、超威和澳希亚,未来都是要计划IPO的。”

  步长制药IPO上市之时,不乏创投股东潜伏其中,比如投资大佬雅戈尔李如成、华立集团,还有立白集团等。在2010年11月,天津宝凯受让步长占比2%的股权,而天津宝凯的合伙人主要是陈凯旋、陈凯臣以及陈凯旋之子陈泽滨。

  更重要的是,立白后来逐步改变OEM模式,自己建立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并与国际日化巨头德国巴斯夫、美国陶氏化学、丹麦诺维信等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技术、研发等各方面深度合作。不到20年,立白成为国内洗涤用品的龙头企业。目前,立白集团旗下拥有立白、六必治、蓝天、清怡等多个知名品牌,产品范围涵盖织物洗护、餐具洗涤、消杀、家居清洁等九大类几百个品种。最新的胡润富豪榜上,陈凯旋个人财富高达130亿元。

  原标题:3000元创业如今身家130亿!陈凯旋的立白集团为何坚持不上市?

  成功往往来自偶然,更属于有心人。陈凯旋与洗涤业结缘,是偶然而起,创意的确是一个企业运营的重要一环,但也仅是成功的突破口而已。多方打听后,他发现镇上杂货店进货来自广州,加上运费、利润一袋要加价一毛五。当时,他想,如果我在普宁进当地的洗衣粉,岂不省下一大块运费成本?

  “办法总比困难多,办法总比问题多,没有不可能,没有做不到,只要敢去想,只要有思路,只要有准备,只要有行动,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一切目标和愿望都能够实现。”这是陈凯旋在公司常用的口头禅,也是他用来教育家族后代的“真理”。与许多传统潮商一样,立白家族二代们,家族使命感很强,工作上用功,也是“不分家模式”下的联手接棒,分布在立白集团旗下各大事业体、公司。

  陈凯旋称自己已是“半退休”,与其兄弟二代子女们纷纷进入接班状态有关。潮汕人除了艰苦奋斗、勤劳节俭、敢为人先等精神外,低调务实、讲究忠孝等,是家族传承一大传统,这也是潮商二代早接班、肯接班、会接班的重要根基。

  陈凯旋,生于1958年,祖籍是潮汕地区商业气氛浓厚、也是盛产富豪的广东普宁流沙镇。普宁这个地方,不仅出过很多名扬海内外工商巨子,还不少是“富过三代”、基业长青的家族企业。比如我们介绍过的来自香港的罗鹰石、罗康瑞家族、泰国黄子明家族、以及法国陈氏兄弟创始人陈克威、陈克光家族等,均是传承典范!

  自企业创办以来,风雨三十余年,陈氏兄弟一直合作无间,并力而行。陈凯旋像“大家长”、“大董”、哥哥陈凯臣既是“二家长”、“二董”,也是辅佐老臣、如同左右臂膀。

  说起立白,家喻户晓;说起陈凯旋这位日化大佬,可能不熟的人多。立白公司,创办于1994年,彼时的创始伙伴一共有6个,主要灵魂人物是陈凯旋和他的哥哥陈凯臣,立白是兄弟携手创业的成功案例。

  立白的企业文化,比如“立信、立责、立质、立真、立先”的企业价值观,以及“立白人十颗心”( 爱国心、感恩心、亲缘心、分享心、利他心、包容心、简朴心、平常心、自省心、自信心)、“立白人精神”等,都是陈凯旋亲自制定的。

  宗教信仰与家族观念,在潮汕人心中占有极重要位置,到处都是庙宇、宗庙,也会影响及广大潮商,不少人还将其带入企业。比如,陈凯旋经常以“种善因、积善德、得善果”等观念,来教育引导公司员工。

  立白公司初创时,更像是“皮包公司”, 租了三间小办公室,“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不过,有一点需要指出,“立白”商标注册于1991年,早于公司3年,足以说明陈凯旋有超前的品牌意识。一开始,立白并没有工厂,走的就是OEM模式(贴牌),代加工,在那时也是超前。为了打开销路,他花了5000元钱在电视上打广告。当然,在日化强敌如林的广州,要争下一席之地,岂能容易。

  如果没有广州澳希亚和上海新高姿,化妆品与立白集团就扯不上关系,也这两块版图,是立白二代陈丹霞多年细心耕耘的心血。去年,有媒体透露,由陈丹霞主导的高姿,正谋求单独IPO上市,一旦成功,将是立白集团旗下品牌第一个上市板块。

  立白,来自于潮商,无论是企业文化、家族传承、乃至子女教育,都有浓厚的潮汕地区传统文化的印记。

  在立白集团官网的相关介绍栏目,很少出现“金融”字眼,陈凯旋也不急于让立白IPO上市,但并不妨碍其家族布局金融。

  国内工商界中,来自普宁的知名企业家也相当多,比如鹰金钱集团、珠江啤酒集团、广药集团董事长杨荣明,康美药业马兴田、还有立白集团陈凯旋兄弟等。值的一提的是,普宁还出过一位经济界风云人物——著名的红色金融家庄世平,逝世后,李嘉诚亲自为其扶棺送行。

  娃哈哈宗庆后说,用资本的钱,他心理没底。方太创始人茅忠群也一直加持“三不原则”:不上市、不打价格战、不欺骗。如今,坚持不上市的知名民企,成了“凤毛麟角”,如华为、老干妈、娃哈哈、方太、立白等。

  与宝能系姚振华、TCL李东生、康美药业马兴田等相似,他们都异常低调,不愿意显山露水,也极少抛头露面,更与某些“网红企业家”搭不上边。低调潜行,也许是陈凯旋不上市一个想法。

  另外,据“第一财经日报”披露,立白集团在金融业早已涉足银行、证券等多个领域,并曾是姚振华前海人寿的发起人股东之一。2012年,前海人寿成立时,立白集团持有其16.5%股份。陈凯旋本人,还有哥哥陈凯臣之子、也是家族二代长子的陈展生,都先后任前海人寿董事。不过,在2013、2015年,立白已分两次转让其持有的前海人寿股权。

  与许多商界大佬相比,陈凯旋起家更是清一色的“白手”,起初是一位民工。适逢文革,陈凯旋也没有读过什么书,1975年,熬到高中毕业后,18岁的陈凯旋,带着卖鸡蛋攒下的25元,去了省城广州,打了几年散工。他在化工研究所当过泥水工,在当时沿江路一代拆过旧楼,也到黄埔港扛过石头。

  上世纪九十年代,日化行业有两大基地,一个是上海老基地,另一个是群雄并起的广东珠三角。除了宝洁、联合利华等少数进口或者合资品牌之外,相当多的本地品牌均发端于这一时期。彼时的广东,是国内洗涤品市场竞争最为激烈的地方。

  陈展生,生于1981年,乃立白家族长子,曾就读于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对于立白集团一直没有上市的打算,他也有自己的看法,“用金融的手段让家族的事业实现第二次腾飞,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事。金融很大,是行业食物链的顶端,所有的业务都可以看做是金融的基础产品。”

  家族二代中,进入立白资历最“老”的就是陈丹霞。立白旗下品牌,不少是通过并购重组而得,比如天津“蓝天”,是2005年完成并购重组;又比如上海“新高姿化妆品”,是2006年并购的。高姿品牌始创于香港,1984年进入内地市场后,“命运多舛”、几经易主。陈丹霞于2008年接任高姿总经理,当时她仅是出差上海,可总部一声调令,就由她接盘。

  过去,立白集团副总裁许晓东对立白不上市,给出如此解释:“上市的目的无非有两个:一是提高品牌知名度,扩大宣传;二是缺钱去融资圈钱。而对于立白来讲,暂时并不需要,立白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品牌;并且立白资金流充足,并不缺钱。”这是否是立白不上市真实的缘由?

  立白洗衣粉,在市场上出名,最初是潮汕地区。陈凯旋把产品打回老根据地——家乡普宁,与他哥哥一起,把一家家杂货店、小卖部发展成自己的经销队伍,自此,立白市场不仅扩展到潮汕及周边,而且还覆盖了广东大小县城、乡镇。上世纪90年代末,洗衣粉成品竞争更为激烈,许多厂商纷纷杀价,大打价格战。可立白却坚持不降价,而是把目光转入品牌战略。那时,仅在广东一省,广告攻势最猛、在电视等各种渠道狠狠砸钱打广告的品牌就是立白。

  正当陈氏兄弟俩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番,那家厂商见利起意,单方面毁约,自个也开起多家门店,结果陈凯旋仓库积压了大批洗衣粉,赔了不少钱。痛定思痛,陈凯旋再也不甘心一直当“二道贩”,决定自己做创自己的牌子。1994年,陈凯旋和哥哥陈凯臣及其他4位创业伙伴,在广州创办了立白公司。

  多年以来,立白集团年销售收入均在一百多亿元、年向国家上缴税收超15亿元,而且在洗涤剂上还是行业翘首,可立白掌舵人陈凯旋却一直坚持不上市。“创世界名牌,做百年立白!”是这位日化龙头企业掌门人的前行目标,对于上市融资,他显得并不迫切,他说“上市虽好,但不是‘一上就灵’”。

  20岁时,陈凯旋返回老家普宁流沙。没事的时候,常去街上瞎溜达。偶然一天,他发现一家杂货店排着长队,凑热闹的他近前一看,原来是买洗衣粉。过去,邻里乡亲洗衣服都是用肥皂,后来细加了解,他才知道用洗衣粉不单比肥皂洗得干净,还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