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聪颖人工什么不来创业聊聊投行和征询公司

  • A+
所属分类:商务咨询
昨天和一个经纬的朋友晚饭,听说了个89年的男生的故事。他是那一届最早实现财务自由的人。当时放弃某VC的投资经理工作,转到了经纬投的一个公司从底层做起,一个月拿5、6千的工
这些聪颖人工什么不来创业聊聊投行和征询公司

这些聪颖人工什么不来创业聊聊投行和征询公司

  

这些聪颖人工什么不来创业聊聊投行和征询公司

这些聪颖人工什么不来创业聊聊投行和征询公司

  昨天和一个经纬的朋友晚饭,听说了个89年的男生的故事。他是那一届最早实现财务自由的人。当时放弃某VC的投资经理工作,转到了经纬投的一个公司从底层做起,一个月拿5、6千的工资,之后花了两年时间做到创业公司的VP——他加入的公司叫陌陌。 这些学霸们不喜欢创业公司,当然不是没有,也有,比如阿里巴巴的蔡崇信。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创业公司在成长到一定阶段之后非常需要这样的人。马云说过: 因此PSF出来的小伙伴们也渐渐有了一些成功的创业案例,他们大多数都使用了我上面说的一条或者几条经验: 不知道她现在分析得怎么样了。但是这周我跑来北京出差,在国贸那边看到她的一个潜在对手开了个门店。之前跟她谈话的时候我说,这个市场机会很大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家潜在对手还没进入中国,于是我随手拍了个照片发给她。 当下忽然想起一个同事分享过的一个故事:她在机场遇到以前做投行时一起共事的同事,发现大家同一班飞机。上了飞机后,她的前同事在商务舱坐下了,她还要继续往后面走。“这才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她笑着对我说。 和老板聊聊,假装创业只是你的备胎,“组织”才是真爱,创业失败了也可以回来求老板收留; 前几天和同事客户在吃饭的时候就在聊着,今年融资环境这么火咱怎么还不出去创业呢。某客户(以前也从事管理咨询工作)娓娓道来:某个程度上来说,选择到咨询公司工作的人都比较喜欢规避风险,做事情会瞻前顾后,抛一堆模型做一堆研究,最后通常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东西风险太大,不值得做。 而在这里工作的人呢,给团队起名字金融理财方面的最好有标语众众益。虽然不同行业和公司互相之间也有鄙视的食物链,但是他们身上通常有以下几个共同的特点: 上周末和某知名管理咨询公司的一个大美女下午茶。她说起自己对时尚领域的热忱,也抛了一个上周刚刚敲定下来的创业idea,关于女性时尚行业的,跃跃欲试。我说创业要趁早啊,今年融资环境那么爽、钱那么好拿,快点起草个商业计划书去骗个天使啊。她笑道:“我接下来找些报告看看,分析分析,找找合伙人,想想能怎么开始做。” 2014年有13.5%的毕业的MBA选择到高科技行业就业,而2008年同比只有5.6%;2013年18%的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进入高科技领域,是2008年的3倍。在美国顶级的商学院,MBA毕业后受到的雇佣起薪在金融业和IT业基本不相上下,后者有时还会更高一些。 上海北京白领们颇喜欢的Pantrys Best派悦坊是麦肯锡出身的Alumni做的; 当然空谈趋势是没有用的,以我这些年和创业公司接触的经历来看,有些办法可以帮助那些愿意到创业公司试一试的PSF聪明人们: 上个月,我兼职的项目毕老师)告一段落,因为我们没有把一个兴趣项目转化成一个全职的创业项目。对这个产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我们CEO Ming的总结。我们的团队,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在做投资银行,一个在做PE。只有一个人(CEO)全职。 Professional service firms(下文简称PSF)指的是投行、一线咨询公司以及顶级律师事务所和会计事务所等一系列提供专业服务的乙方公司。这些公司大概是世界上智力密度最高的地方。 当年阿里巴巴第一次拿软银的投资,就是蔡崇信建议马云拒绝了孙正义4000万美元的Offer,只拿了2000万美元,让出了更少的股权。虽然创业公司在成长到一定阶段之后非常需要这样的人,但是想招到的难度很大。且不说蔡崇信,有的名校精英应届生只想着MBB(麦肯锡、贝恩和波士顿咨询),连BAT都不入法眼,何况创业公司呢? 香港中环有家煎饼果子店叫做老金煎饼(香港版的黄太吉啊),是一个从Soc Gen辞职的trader做的。 两三个月前,我和我司的一个领导吃饭,聊到我心中有个创业梦的时候,她就拼命鼓动我快点出去。 她有过很多次机会,做外面企业的高管,但是最后纠结来纠结去,还是觉得待在公司蛮好的——专车接送、五星级酒店、吃饭有预算、没有KPI。一旦离开了公司,你没有酒店积分,没有航空里程,不再是酒店白金会员,吃饭掏的是自己的钱。她语重心长地告诉我 :这篇文章是两个月前就约下的稿件。那时候氪星人虽然已经迎来我们的蔡崇信——周尤,但是我们有时候想招一些金融、财务背景的名校应届生还是挺困难的(如果你碰巧是这样的人,愿意来报道互联网金融,做上市公司财报分析等等欢迎投简历到。 做项目的时候尽量选二三线城市的项目或Implementation(战略落地)的项目做。工作上若没法自主选择,则可以在休假的时候多出去逛逛,开阔一下眼界,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市场和顾客在支撑你的项目。 席间也聊到一个他之前鼓动朋友去做的一个项目——做信息中介把中国女生介绍到韩国的整容医院、抽成。这东西佣金比例高达40%,市场分散(现在都是整过的小模特小明星介绍小姐妹过去),客单价高(几万到几十万),现金回流快,初期投资少。不过用户规模增长有限,不是风投特别喜欢的概念。后来他的那个朋友看不上这个idea,觉得不够高大上,也就不做了。再后来,“完美诊所”、“美丽加”、“有氧”等如雨后春笋。他们要涉足跨境这一块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一般夫妻两个人,一个继续从事PSF工作,另外一个去创业,以分散家庭面临的现金流风险。就算创业的那一方一直不赚钱,继续留在PSF的那一方一个月几万块收入也够两个人花啦; 曾有一位就职于四大的同学毫不客气的告诉Zuo:“招不到的,你们太Low了”。大倒苦水之后,在某顶级管理咨询公司就职,在氪空间某团队兼职的狐狸君说最近在思考这个问题还有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蔡崇信这样的人在公司内部是培养不出来的,只能从外部来找。而且找到越早越少走弯路。 在开始项目前多和业内人士聊聊,说不定就被他们忽悠入伙了不用从头开始了呢 不过即使是这样,PSF的聪明人们来到创业公司还是要准备好很多的文化冲击,从西装革履到短袖T恤之间,需要的可不只是脱几层衣服,而是扒几层皮。有兴趣也可以看看一篇过来人写的文章:《How quitting my corporate job for my startup dream f*cked my life up》by Ali Mese。 YC目前唯一的华人团队Strikingly是摩根·斯坦利出来的朋友做的; 偶尔也做做神秘顾客,就算不买也可以Window shopping或者打个cold call问问嘛,这些人年轻的时候在大学,一定也做过类似的学生项目吧。 但是事情仍然在起着变化,以华尔街为例。根据新浪财经今年的一篇文章,最近几年来华尔街精英们正在掀起第二次西迁旧金山的热潮。以硅谷为核心的高科技迅猛发展,打破了以往美国金融中心固守纽约城的布局,让更多的华尔街精英开始考虑投向更有发展空间的高科技产业,来发挥他们的特长。根据沃顿商学院的最新报告: 说到这里,这些在PSF学霸们的特点似乎很鲜明了,一个是不喜欢风险,另外一个就是不够接地气。前者导致他们不愿全职创业、做事情更愿意计算风险,但很少愿意试错,没有MVP概念、放不下高薪高福利的诱惑。后者导致他们即使克服了规避风险的强迫症,心里仍然只想着做高大上的项目,不愿意卷起袖子来干。而且他们没有兴趣真正深入研究市场,创业也总是以失败告终。着各种失败反过来又成为那些还在犹豫的前同事眼中的教训,如此一来,恶性循环。